当前位置: 首页 > 通大要闻
寻访优秀校友 聆听智慧人生(三)
医者仁心 与癌共存
记1963届校友、广州复大肿瘤医院院长徐克成
发布日期:2017-12-14 阅读次数: 来源单位:宣传部

“癌症是人体生命的新常态,是所有人从年轻时候就不断进行的细胞变异,要坚持新思维,实现新超越,学会与癌共存,和谐相处。”

近日,我校杰出校友、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总院长、国家临床重点专科(肿瘤科)首席专家徐克成再回母校,为医学院学子讲述肿瘤现代冷冻治疗方式方法。先进的抗癌理念,创新的医学思维犹如一股春风,涤荡着每一位师生的心灵,启发着每一位师生的心智。


承诺即是永恒 责任共话担当

“作为一个医生,我希望给我的病人最好的治疗,让他们有尊严地享受生命过程;作为一个肿瘤患者,我希望我的生命能够有质量地延续下去。”

徐克成出生在南通市如东县岔河镇的一个共产党员家庭,生于1940年的他与雷锋同龄。爷爷被杀害,家园也被烧毁,年幼的他自小就跟着家人四处逃难。7岁时,一名共产党员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住敌人的子弹。逃难过程中,徐克成还染上了严重的疥疮,浑身长满脓包,家人一度以为他活不了。一天夜里,一名穿新四军服装的女子为徐克成送来了一管硫磺药膏,还耐心地为他上药。几天过后,徐克成的伤口结了疤,逐渐恢复了健康。从那时起,他便有了朦朦胧胧的医生梦,“梦的起点很简单,就是续命——给自己续,也给病人们续。”1958年,徐克成考取南通医学院,毕业后留校从医执教近30年。

1970年的一天,徐克成的母亲突然从百里外的家乡赶到南通找自己的儿子看病。当他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母亲是那么的消瘦,突然心慌了。经检查发现,徐克成的母亲身患肝癌晚期,两三个月后,无情的病魔夺去了他母亲的生命。

那一年徐克成刚好30岁,经历了丧母之痛的他心情无比沉重;也是那一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下定决心开始向癌症挑战。徐克成师从著名消化病专家孟宪镛,开始了对肝病包括肝癌早期诊断和治疗的研究。

1998年,时任卫生部部长陈敏章与徐克成相见。聊起肿瘤日渐增多的趋势,陈敏章语重心长:“你可以在南方创建一家有特色的肿瘤医院,好好做人,好好做事。”几天后,陈敏章题写“肿瘤特别治疗中心”作为院名寄给徐克成。但不久后噩耗传来,陈敏章被无情的胰腺癌夺走了生命。

60岁之前,徐克成相继痛失了患癌的慈母与朋友,身为医生却无力挽救自己的亲人让他备受煎熬又万般无奈。他想起好友临终前的嘱托和期许,心里渐渐有了一个清晰明确的目标——要办一所“厚德行医、医德共济”的特色医院。2001年,61岁的他南下广州创建了复大肿瘤医院。

然而,造化弄人。2006年1月18日,徐克成不幸被查出患上了肝癌。面对这一晴天霹雳,他却平静而乐观。生活依旧、工作照常。“患癌不是人生的终点,而恰恰是人生新的起点。”诊断结果没出来几天他就安排自己手术,手术伤口没愈合好就自己出了院,两个礼拜之后就下地给病人做治疗。

患者、医生的两重身份,让他更加坚定,术后康复是强民维稳,调动人体整体抗癌的能力及人体整体的免疫能力是中国式抗癌最重要的理念,“让病人活下去才是硬道理。抗癌一定要自信,勇于挑战,充满担当,医生的责任就在于尽可能冲破‘限制’,从生理上、心理上全方位治疗和照顾好病人。”


医德高于医术 大师大爱之举

“看病要有两个大字,一个是大爱,一个是大师,大爱加大师,就能成就一个生命。”

2006年3月17日,就在徐克成动完第一次手术后不久,马来西亚媒体发布“象面人”洪秀慧和陈嘉欣面部患巨大肿瘤,向全世界呼救的消息。4月3日,当得知没有医院肯接受病人时,徐克成飞往马来西亚吉他州,亲自看望两位病人。5月13日,在大马华人社团资助下,洪秀慧和陈嘉欣来到广州复大肿瘤医院。经过长达200多个日日夜夜的精心治疗,他们的巨瘤终于被完全去除。

“无论是医务人员还是医院,为患者服务的过程,一方面是奉献,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收获。”患病之后的徐克成,最大的愿望就是,用这双手,用有限的时间,再多救几个病人。

2009年,徐克成在广东湛江义诊时发现了一个身患卵巢癌、挺着大肚子在医院等死的女孩彭细妹。“这个女孩只有28岁,我想,这不行。”回到广州后的第三天,徐克成便安排护士和司机驱车500公里、经历将近七个小时颠簸来到湛江,把彭细妹接到复大肿瘤医院。“一方面要给她提供营养饮食,一方面要排空她体内多余的液体”,徐克成为彭细妹制订了全方位的护理和治疗方案,仅在手术前,医院就为她进行了长达20天的前期检查、治疗和体能补充恢复。2010年元月12日,医护人员将彭细妹推进手术室,手术成功从病人腹腔内取出55公斤的液体和肿瘤。

多年来的身体力行,徐克成以其杰出的贡献不断推动着中国肿瘤治疗理论和临床的发展。2013年1月,他被国家卫生部授予“白求恩奖章”,这是全国卫生系统界的最高荣誉;2013年8月,他荣获第四届“广东省道德模范”;2013年9月,他荣获“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2014年5月,徐克成同志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纪念章和荣誉证书;2015年10月,他又获“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我不知道老天还能赏赐我多长生命,时间成为了我的奢侈品。或许哪一天,我倒下了,可能倒在手术台前,可能倒在病人床边,可能倒在办公室里。那将是为实现我一辈子为患者服务的愿望画上一个圆满句号。”徐克成说。


创新引领思维 挑战成就不同

“只学习,不质疑,那是亦步亦趋;不学习,老怀疑那是固步自封;只有学习加质疑才能创新。中国人要敢为人先,才能做出与别人的‘difference’不同之处。”

用冷冻技术治疗肿瘤虽然发端于美国,但徐克成第一个把它引进到中国并在多年的临床和科研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2007年他发表中文专著《肿瘤冷冻治疗学》,2012年发表英文专著《现代肿瘤冷冻治疗学》,逐渐奠定了中国冷冻治疗研究的国际领先地位。

徐克成遵循的治疗原则是:人道化,尽可能采用非创性或微创性;综合化,对癌细胞实行消灭、改造、转化和控制相结合;整体化,从心态、营养、对症(止痛)诸方面改善全身状态;个体化,按照患者病情和需要选择治疗方法。结合5600 例进展期肿瘤患者治疗案例,徐克成与治疗团队开创性地提出了冰冻消融(CSA)、微血管介入疗法(CMI)、联合免疫疗法(CIC)和个体化(P)的补充疗法“3C+P”模式。

“冷冻疗法能消灭部分癌细胞,还能激发患者的冷冻免疫功能。”徐克成表示。十多年的实践表明,“3C+P”模式可使70%左右中晚期癌症,包括已做常规治疗而无效或复发患者得以改善或长期生存,对治疗中央型肺癌、大肝癌和胰腺癌也有相对较好效果。肝癌专家汤钊猷院士评价“3C+P”模式是消灭与改造并行的创举,“癌症是多因素引起、多阶段形成、多基因参与的动态过程,综合治疗和个体化治疗将是临床癌症治疗的方向。很欣慰的是,我的这些观点在复大得到实施。”

徐克成在潜心钻研、治病救人之余笔耕不辍。他先后发表了400多篇论文,主编或参与编著了《肝病实验室检查临床意义》《临床胰腺病学》《消化病现代治疗》等近30余本专著,主编了国内第一本纳米刀治疗专著《肿瘤消融新技术不可逆性电穿孔》。同时,他还长期担任我校客座教授和南方医科大学(原第一军医大学)兼职教授。

多年来,徐克成对母校的牵挂不曾停止过,每次出席学术活动,他总是留意有没有母校的参会代表。在参观了神经再生重点实验室后,徐克成不禁竖起了大拇指:“母校取得的成绩和荣誉给了我很大的动力,我很骄傲也很自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母校培养了很多优秀人才,你们做到了我没有做到的。”

“南通大学要创新思维,做自己的东西。”徐克成对医学院的美好未来寄予很多期望:医学院教师多设情境启发学生独立思考,及时更新知识结构,不照本宣科;同时他也鼓励医学院学子积极转换思维,善与老师争辩碰撞灵感,做与别人不同的东西。

广东、湖南、黑龙江;丹麦、俄罗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沙特阿拉伯……这些年,徐克成走访了很多地方,一双手医治了无数病人,兜兜转转站在最初梦开始的舞台上,他说:“南通大学一直在我心里,走近着,强大着。”

(校报学生记者 崔春琴)